當陳水扁決定把大巨蛋蓋在市中心的松菸,就造成了許多後來的困頓。大巨蛋真是怪異不可解,更有許多矛盾。但柯市府不談,媒體與政論也只依柯P口角春風,搖旗吶喊。面對這樣複雜的大案,卻連許多基本事實都不追究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松菸巨蛋 扁朝始作俑者民進黨監委黃煌雄糾正的第一個單位,是扁朝的工程會。因為,當馬英九的甄審會否決遠雄更換協力廠商,使其流標,想要「砍掉重練」時,扁朝的工程會(主委郭瑤琪)卻三度力挺遠雄,逼迫馬市府與遠雄簽約。監察院糾正工程會的文字是:「又重大工程專業不足,不但侵害台北市政府甄審會專業判斷範疇,更造成台北市政府別無駁准協力廠商之決策空間,從而根本影響該案之後續發展,其恣意濫權,核有嚴重疏失。」用「恣意濫權」、「根本影響」,還說期讓台北市沒有第二條路走,被硬逼跟遠雄簽約。也就是說,工程會的責任是最嚴重的。同時也反證,當時馬市府完全沒有對遠雄放水。但馬市府被逼簽約,卻又簽出一個合約內容「增加廠商有利因素」,「限縮或弱化甲方監督功能」,甚至條文衝突的合約,其中被指出39項缺失,以至於被監察院糾正。面對這樣嚴重的疏失與濫權,監察院卻沒有對任何人提出任何彈劾。郝市府從2009年至2014年,以監察院的糾正為本,持續跟遠雄議約。但卻只談成24項,且最重要的15項,都沒有進度,以至於現有的合約,仍然對遠雄較有利,這是鐵般的事實。但如果這樣,就說郝龍斌與遠雄官商勾結,處處維護遠雄,那入人於罪的企圖,也太昭然若揭。看柯P與趙藤雄見面的結論:移樹、連通道,以及台北市答應盡力協助遠雄解決問題等等,就讓人看破了,柯P言語與行動間的巨大落差。郝龍斌要移樹37棵,被攻擊得體無完膚,但柯P新計畫還是要移23棵!所以這到底是樹的問題,還是鬥爭的問題?要除弊,就必須有除弊的SOP。如果只是對討厭的人清算鬥爭,換取政治利益,那當然就與除弊沒有關係了。廉政黑機關 柯P說了算真要除弊,怎能隨意立一個姿態怪異、成員可議的廉政委員會?說姿態怪異,是因為這是黑機關。民主政治,怎能不依法行政?更何況是要查大弊案,卻任令立一個黑衙門。要查案,既無調查權,無搜索權,更無起訴權。說穿了,也就是市政府片面的行政調查而已。這黑衙門成員,全由柯P和親信說了算,還特意強調不必懂會計財經工程法律。連合約與招標程序都不必懂,竟要查BOT幾大案,讓人心驚。多數成員政治立場之鮮明,已到毫不避忌地步。選舉幕僚簡余晏,曾信誓旦旦說被連勝文竊聽。親信洪智坤,過去曾因虛構事實和侵害名譽敗訴。鄭文龍律師為陳水扁貪汙案辯護,還有李登輝之女李安妮。有的成員同時身兼廉政委員會,以及跟建商談判的雙重身分,這又是什麼邏輯?這個私設衙門,可以隨意將大案小辦,也可以小案大辦。要冷凍案件,還是大火快炒,都看老闆臉色。一個大巨蛋,從移樹、連通道、能不能打棒球、建造成本、工期延宕等,用虛假的數據和謊言,營造自己是正義和魄力的假象,多麼容易。但公義,早已不堪聞問。(作者為自由作家)



45C0AEDE602E5AD7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77bh93tj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